最新消息:

一目十行地过一遍

地陪 admin 浏览 评论

  非论何时,带着纸笔便觉心安。这种习惯的养成要从中学时代说起,不带书本回家并无大碍,只带试卷回家即可,然而空落落的书包总让人心有不安,于是往里面装满书,背在肩上有些轻飘飘的,勒得肩膀有些发酸,心里却莫名地感觉安心。我无法用言语精确地描述这种感受,只好笼统地归纳综合为:肩上背着的,是来自学问的分量,故而感觉心安。

  看书这事,无关黑白,无关场所,一人一书一椅足矣;写笔记,无关气候,无关其他,一人一笔一桌便足够。

  闲时看书,能够品读执笔人写下字字句句的情怀;忙时看书,只能囫囵吞枣一般,目下十行地过一遍。闲时写笔记,能够一笔一画慢慢描绘,只当练字;忙时写笔记,好像草书般挥洒自如,好在尚且还能识得。

  你来或不来,我都在这。你来了我欢喜,你不来我无悲,能来最好,不来亦无憾。

  出门常带书和笔记本,却不常看也不常写。为了包里可以或许装下书本,每买一个包,老是以可否装下书本权衡大小能否合适。玲珑的,精美的单肩包虽都雅容量却小,故而总与我无缘,所以出门便习惯背双肩包。

  由此看来,闲暇与否,与可否静心读书写字并不是绝对的关系,忙有忙的见地,闲有闲的读法,就看你用什么心态去体味。

  焦躁之时常有,却在接触到书本的那一刻能沉下心来,静静地翻着册页,目光跟随着文字,如影随形般,恍若在寂静中与执笔人对话。空闲之时不常有,却情愿爱惜每次提笔写字的机遇,登记台账也好,抄录文言文也好,偶尔发发牢骚写点感悟也好,凡此各种,皆觉甚好。

  我们老是感觉红尘喧哗,无法安静,却又罕见具有让本人安静下来的耐心。写到此处,感觉我们该向手中的“纸”学学这份耐心——你情愿看书时,它静静陪你;你情愿写作时,它静静陪你;你情愿发呆时,它仍是会静静地陪着你,既不发牢骚,也不会埋怨,只静静陪着。
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

   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
    网友最新评论